刘琨

晋朝的刘琨少年时曾经立下志向:“枕着兵器等待天亮,立志要消灭敌人。要是有人比我抢先一步,那么我也要迎头赶上,争取后来居上。”(“吾枕戈待旦,志枭逆虏,常恐祖生先吾着鞭。”《晋书·刘锟传》)。他不光是少有雄心,而且因为长相俊美,被几乎同时代的另外一个枭雄,桓温所崇拜。

桓温当年也英气勃发的说过类似的话,并且所追求的目标和刘琨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有一次他对亲信说:“这样寂寞无为,将被文帝司马昭、景帝司马师所笑。”他提出的问题牵扯到先帝,众人都不敢对答。

看到大家都用沉默来回应,桓温有些索然无味的感觉,遂自言自语道:“既然不能流芳后世,难道就不能遗臭万年吗?”

王敦

还有一次,在经过王敦的墓边,他望着墓说:“真是能干的人!真是能干的人!”他的心迹就是这样,对大英雄也好,枭雄也罢,即便是大坏蛋,只要是能够建立大功业的,闯出赫赫名声的人物,都是他崇拜的对象。

不光做事业要拿这些英豪来比,就是气质形象都要和他们比一比。一次北征回来,在北方寻到了一个手脚灵巧的老婢女,走访她,说是刘琨的婢女,一见到桓温 ,便潸然流泪。桓温问她缘故,回答说:“主公很像刘司空。”桓温一听,和自己心中的大英雄相仿,大喜。

于是开始重新整理衣冠,又叫来老婢女问感觉如何?老婢女说:“脸很像,可惜太薄;眼睛很像,可惜太小;胡须很像,可惜太红;形体很像,可惜太短;声音很像,可惜太柔弱。”这一下说的他索然无味,取帽解带,酣然昏睡,真正的郁闷了好几天。

眼睛太小

公元346年,桓温率军西征。 呈上奏疏就出发了,也不等朝廷的回复诏令下达,大军就西进了,可见其建功立业之心是多么急迫。

接到他的奏疏,朝廷里当时的争论也很激烈。一部分人担心蜀地险远,而这次远征总兵力只有区区万人,如此孤军深入敌境,怕无功而返;另一部分人则担心他一旦取得西征的胜利,就会居功自傲,到那时飞扬跋扈,整个朝廷都得听他的。

结果他让后一部分人的猜测变成了现实。西征大获全胜,蜀汉的李势投降,班师回朝听后,桓温功成名就,晋升为征西大将军、开府,封为临贺郡公。逐渐形成了在朝廷一人独大的局面,开始左右朝堂。

西征

公元371年十一月,桓温带兵入朝,他坚称晋废帝司马奕阳痿不能生育,让宠臣相龙、计好、朱炅宝等人与后宫美人私通,所生三子充皇子。褚太后只得集百官于朝堂,下诏废司马奕为东海王。 而后,拥立为司马昱帝,是为晋简文帝。

但这位简文帝福禄不济,当皇帝还不到一年,便得了病重。弥留之际急召桓温回朝,在一昼夜内连发四道诏书,但没等桓温赶到,于公元372年七月驾崩。

简文帝立遗诏时,让桓温摄政,效仿周公。但侍中王坦之却据理力争,将遗诏中的“摄政”改为“辅政”,依照诸葛亮、王导旧例。

由于只是辅政而不是摄政,结果不如所愿,不明内里的他因此很是怨愤,给兄弟桓冲写信说:“遗诏只不过让我依武侯、王公辅佐幼主的旧例罢了。王、谢二家身居要位,每天让人愤愤难平。”

简文帝

既然没有达到目的,桓温又开始想别的招数。要求幼皇给他加九锡的待遇。这一下,他的狼子野心充分暴露无遗了。

什么是“九锡”,以车马、衣服、衣器、朱户、纳陛、虎贲百人、鈇钺、弓矢、秬鬯为九锡。(《汉书·武帝纪》)是中国古代皇帝赐给诸侯、大臣有殊勋者的九种礼器,是最高礼遇的表示。

下面列举一些历史上加九锡的例子:

桓温之前:

王莽被西汉授九锡,后废汉室建新朝。

曹操被东汉授九锡,其子曹丕建立曹魏。

孙权被曹魏授九锡,后叛离魏朝称帝建立东吴。

司马懿被曹魏授九锡,后其子司马昭被曹魏复授九锡,其孙司马炎建晋朝。

前赵刘曜遣使拜石勒为大司马大将军,加九锡,次年石勒建立后赵。

幼帝

桓温之后:

桓玄(其子)被东晋授九锡,后称帝建楚国。

南梁豫章王萧栋给侯景加九锡,封为汉王,同年侯景逼萧栋禅让。

南朝四朝(即宋、齐、梁、陈)开国皇帝刘裕、萧道成、萧衍、陈霸先都曾从前朝受九锡,然后创立新朝。

杨坚从北周接受九锡,后建立隋朝。

李渊从隋朝接受九锡,后建立唐朝。

王朝的兴替形成了由赏赐九锡——建天子旌旗——宣逊位诏书——移交玺绶——末帝逊位——新天子即位几个环节组成的皇帝加冕模式。而九锡则位于这个环节的第一环,其重要程度已不言而喻。所以“九锡”后来就演变成了篡逆的代名词。

谢安

正当桓温提出这项要求,等待朝廷诏令的这个紧要关口,他却突然得病了。一开始并没有在意,但医治了几天,病情不但没有好转,而且开始卧病不起。这时的桓温没有了平日里的那些洒脱,心急如焚起来,多次催促朝廷。

人可以玩转你周围的任何群体,但玩不过天命。谢安、王坦之听说他病加重了,开始秘密商议拖延此事。也就是说和你比寿命——看九锡诏书写成所用时间长,还是你的阳寿足够长。桓温派人催促,谢安等以袁宏所撰锡文不好为由命其修改,借故拖延。

桓温是想等,但老天不给他时间。他最终也没有等到锡文的完成,就满怀遗憾的离世而去,终年六十二岁。

桓温

桓温死后,朝廷追封其为丞相,谥号宣武,丧礼依照安平献王司马孚、霍光旧例,又赐九旒鸾辂、黄屋左纛等物。这是等于帝王的待遇了。

桓温活着时,没有得到渴求的荣誉,但死后还是得到了。当然,生前和死后的荣誉有天壤之别。活着时有颠覆朝廷的危险,死后再封什么官,都不会危及朝廷了。

桓温生前曾经遇到这么一个怪事,有个远道而来的比丘尼,传说很有道术,她在另外的房间洗澡,桓温偷看她。只见比丘尼全身赤裸,先用刀剖腹,再砍断双脚。洗罢出来,桓温向她问吉凶,比丘尼说:“主公如果作天子,也像刚看到的一样。”

高僧

这个比丘尼是否一语成谶,桓温要想当皇帝,只有“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才行。但他毕竟不是比丘尼,他没有比丘尼的道行,所以只有死后去享受这种待遇,复活就别想了。

纵观桓温的一生,自从拿下蜀汉以后,他在朝堂始终是炙手可热的权臣。所以完全可以这么说,他当年立下的誓言实现了。但是应该称之为流芳百世呢,还是遗臭万年呢?那就只能看各位仁君自己的评价了。

参考资料:

《晋书》唐·房玄龄

《资治通鉴》宋·司马光

老衲侃春秋严正声明:原创作品,禁止非法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