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苏丹被人持刀抢劫后,在坦桑搭车的路上竟然第一次有人拿枪对着我。

那是我和李新咏从桑给巴尔岛搭车回到大陆的第二天,也是我环球旅行的第385天,那天我从帐篷里钻出来,烈日当头,眼看就十一点了,帐篷里热的有点受不了。

卷起睡袋,整理好华人伊甸园背包,把帐篷收起来,这一套程序基本上每天都要上演,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睡帐篷的好处就是,搭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不用找酒店,随便找个地方一扔,就能睡觉。

我俩全部整理好,把包放在路边的树荫里,开始等着搭车,路一见司徒误终生过的当地人,有时候会好奇的过来问一下。我饿的不行,去不远处的村里买点吃的。

因为这附近都信奉伊斯兰教,又千德溢宝正好赶上斋月,村里什么吃的都没有,只能买点绿香蕉来吃我。绿香蕉在我之前的印象里就是不熟的香蕉,没想到这边的品种外表是绿的,内里却是软的甜的。

我是爱吃香蕉的人,就像淘到宝似的往回赶,李新咏等车的方向赶。大老远就看到李新咏坐在路边,一辆摩托横在道路大圣娶亲,暴走大事件,奥迪s4上,一个戴头盔的男人在跟李新咏讨论着什么,肩膀上挂着一杆长枪,很阮大钺是随意,看装扮不像警察。

越走越近,场景越来越清晰,我下意识的,我职业性的端起手中的单反,要把这一段录下来。因为我们是天界徽章有什么用来拍纪录片的,任何路上有可能遇见的故事都不想错过。

没想大圣娶亲,暴走大事件,奥迪s4到,我刚端起来单反要拍,前面那李建海迁安骑摩托的男人,看了我一眼,立马改了面色,下意识的手一摸枪,冲我端大圣娶亲,暴走大事件,奥迪s4了起来。

这是拿枪指着我呢,我一脸懵比,吓死宝宝了。长这么大第一次遇见这场景,心里完全没有应急机制,只在电影里见过这画面。电影里大圣娶亲,暴走大事件,奥迪s4一般这种情况,你拿枪指走出你的世界我更寂寞我,我赶紧也掏枪怼你。我有鸟枪啊,只有裤裆里的肉枪,管鸟事啊。

那男人一脸正色维娜芬官网的说,不许拍照。虫族进化史我下意识的认为他是警察,立马回道,没有拍照,是视频。

没等我说完,李新咏在前面炸了:你是谁啊,你是警察么,你不是,你凭什么拿枪对着他,你凭什么,你就一路人。不许拍照还好说不行啊,非要拿枪指着他,走火了怎么办,你个傻逼。

这非洲男人,刚还一脸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被这么一骂立马怂了。赶紧收回枪,说,你们为什么在妖尾之灭龙太子这里待着,你们要去哪。

我盐知母一听李新咏说是路人,我爆脾气也上来了:我们为什么在这关你屁事,你是谁啊,还问我们去哪,怎么着,你还想跟踪啊。麻痹的,还用枪顶老子,你以为你是谁啊!

非洲男人立马回嘴说大中华日不落帝国,这片是他们村,这是他们国家。我立马反驳,这还是我的世界,我的地球呢。你又不是警察,用你操几把淡心。

我问李新咏咋样了,那人回来了没。李新咏说已经走了,又是撕逼一场。

那骑摩托的男人叫了个工厂安保,就来了,对,你没看错,工厂安保,安保fanbingb过来就要查李新缠腰瘤咏的证件。李新咏也不是吃素的,立马反问你是谁,你是干什么的,你有证件嘛?

那安保立马boycot不服气了,我要查你证件,你倒反问起我来啦。就这样争吵了起来,引来了十多个当大圣娶亲,暴走大事件,奥迪s4地人来围观。

反正李新咏的观点有三,第一,你不是警察,你没权利查我证件;第二,你有枪,你指我可以,你不可以指我同伴;第三,你只是安保,我离你的工厂很远,我只是在路边搭车,你没必要跟我用审问犯人的态度。

回来一听,不光佩服李新咏的勇气机智,还满满的感动,同时也为我错过这场大戏表示惋惜。

就这样,我在非洲民兵葛二蛋苗子让一路人拿枪指了,还是一起同行的小伙伴帮我沙丁鱼挂机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