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何冰:得跟您说实话,就是这个职业对我来说是个享受,同时也是谋生。如果实在扛不过这剧组和导演了,我就给你来一下呗,你不想看这个是吗,那就来吧。有时候没办法,有时候你知道他不是诚心的。

窦文涛:什么叫扛不过导演?

何冰:就是他要求,比如说在这场戏他就要你哭。

窦文涛:那你觉得不该哭。

何冰:根本就没到(要哭的程度)。因为我们现在拿这个流眼泪当了审美最高标准了已经,只要一流眼泪就齐。小提琴走你,往心里一扎,升上点格,走你,这就到了。这也不知道到什么了,这审美最高标准,好多戏都是这样的你知道吧。

窦文涛:你能流眼泪吗?

何冰:那就动用技巧吧,那怎么办呢?

窦文涛:有技巧,教教我。

何冰:我一直都没学会,但这真是有技巧的。上学的时候我们有一个台词老师教我们最后一堂课的时候,那是非常优秀的老师,他说孩子们,今天咱们大三台词课结束了,今天什么都不讲,我们所有的训练都结束了,那么今天(老师)告诉你最后一招,就是流眼泪。流眼泪,我告诉你是这样,但我现在出不来,你别期许我有,我没学会,我练了半天真的没学会。

他说人泪腺是这样,鼻子上有两根,上膛有两根,怎么流眼泪,刺激泪腺就流。有的人是什么呢,闭着嘴也不知道怎么上膛一拱,这眼泪一刺激就下来了;还有一种是一吸气,这个鼻子,就一吸也不知道怎么刺激一下,我就属于这一款。

窦文涛:真的?

何冰:就能做到。但是孩子们,就是(老师)他表情,脸上这么流着眼泪他说,孩子们,这不是好办法。但这是你出去谋生必不可少的一课,你知道吗,有的时候现场要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