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陀螺电竞 浪人

随着电竞行业的高速发展,电竞不得不面对人才的缺失的问题。腾讯电竞的负责人侯淼公开表示过,2017年电竞行业规模年复合增长率已达 46%,人才缺口高达21万。

这两年多来,国内各大高校开始纷纷设立电竞相关专业,社会培训机构着力打造电竞教育基地,就连阿里、完美这些大公司都在积极抢占市场。

顺理成章,电竞教育成为了风口之中最肥的那只“猪”,而电竞教育市场到底怎么样、效果怎样以及破局的关键是什么?陀螺电竞和业内资深大佬探讨了一番。

1 电竞教育市场到底怎么样?

“萎靡!”该业内资深大佬低声地表示,“做电竞教育是好几年的事”。

第一是电竞教育的目标群体是圈外人——“就整个教育市场来看,用户的想法已经开始转变,以前没地方去,只能去线下,现在很多人不愿意出来,就算出来也不愿跑太远,他们宁愿去相信当地的学校,不管在圈内有多大的名气,圈外人是不知道的,而做教育的目标群体却又是圈外人。”

第二是人员,设备,场地投入很大,做教育本身没个三五年是出不来水花——“现在电竞圈的人想法比较简单,想短期靠这个拿到投资和政府补助。这样做其实也可以,但真正做起来才会发现水挺深的,蛋糕一旦切大了,就有人眼红。”

第三是没有专业教材和做雄厚的师资力量支撑——“现在的教材其实并不能叫教材,大多数资料都是网上搬的,让如今的从业者去写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并不具备这个能力。如果是专门编译教材的人,他们又不懂电竞。所以要把他们几者之间融合是个费劲的事。而且对于大多数机构来说,书只是用来赚个吆喝,而不是真正当做教材。”

第四是因为渠道和学费的问题导致招生难——“2018年上半年遇到的最大的问题是百度关键字“电竞教育”做不成,没人搜。除非我做两个字——电竞,但太贵了,七块多一个点击量。电竞教育挺便宜,根本没人点,点的人都是圈内的人。”

“而且一个学生的学费至少一万起,但就现在各种渠道都很难,如果我做一波广告只能有一波广告的效应,但收支是不平衡的,广告费高,招来的学生的数量可能就十几二十个,挣不了钱。”

不过,他也在这之中看到一些好的转变,“2018上半年许多人认为电竞教育就是教孩子打游戏,18年下半年许多人就已经开始听说电竞教育了”。

另外一方面,大玩家们也开始入局教育市场——“电竞教育单靠几家公司是做不大的,投入成本太大了。我们今年投了一千万,全烧完了,投入大又没那么快回本。阿里体育、完美分别成立阿里教育、完美教育。他们也在弄,也不错。这种公司来做是因为有一定的社会责任感。但对于小公司来说是希望把这个圈子里的声势造起来。”

2 电竞教育效果怎么样?

职业选手发展有限,非选手之路艰难

电竞教育机构有培训职业选手的业务,但他对此却不看好,谈及到职业选手培训,该业内人士直言不讳地讲道:“我们就是做这个生意的,主要目的第一个是给孩子一个正当的理由玩游戏,第二是给家长一个正当的理由让孩子玩游戏。”

“现在要铺一条垂直的职业选手道路很难,不是不可以,我觉得从一些科学手段是可以的,但现在谁又能打包票呢,就像上戏,中戏,他也没说我就是明星制造厂,只是说给你一个机会,这种话是安全的。但如果你说我就是职业选手的生产地,搞青训的多了,出事的也多了,比如蓝翔不也组了个俱乐部,成绩大家都知道,这就是自己砸招牌了。这就像心理学上说的,付了钱的人,就是客户总希望要答案,可我们不能给答案,只是做梳理工作,告诉你过程,职业选手怎么训练的,也帮助你训练,最后能不能成是自己的事。”

“我们不是培养大咖,也不是培养明星,我们只是培养对电竞有一些憧憬,有一些热爱的人进入这个行业就够了,我负责把他带进门,至于门后如何发展,是他自己的事情,我不是他人生导师”,他接着说道。

那你们共培训出了多少职业选手,发展怎么样?

“大概四五十人吧。很多都混迹在二队,我个人觉得电竞选手其实是挺悲惨的。举个例子,假如我们培养了一个ADC,把他送到了RNG,他去肯定先在青训队或者二队,然后UZI不退下来,他这辈子没机会上去,等UZI退下来,他也差不多该退了,这是好是坏?”

尽管职业选手角度发展有限,但对于那些当不了职业选手的学员,该业内人士对其之后的教育有三个方向,道路同样坎坷。

1.艺考方向——“我们在和一些高校做电竞教育艺术类的合作,本来就是艺术类专业带一些电子竞技,由于艺考统招分数比较低,你本身学习能力不太行,就用这种艺考的形式进去,这比较合适。但巧了,2018年底教育部出来了规定,校考要被取消了,以后都要看统考分数,那就完了,艺考这条路走不通了。”

2.体育特招生——“后来我又想了条路,就是体育有个体育特招生,我们电竞选手能不能作为体育特招生进入体育学院,然后再开个电竞专业。未来给他国家体育员的证,进行注册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成为职业运动员,又有标准的学历,尽管以后不是运动员了,还是有学历找工作。但现在也行不通,问题就是现在电竞不归体育局管。我问过体育学院老师,他说做不了,没这个方向。想到了这个点,也搞不定这个事情。”

3.求助腾讯——“腾讯会在19年开始考虑发力选手的再学习问题,牵扯到的问题就是基本上会和民办去挂钩,类似于民办机构再培养发展,但是这种与中国的教育体系是不一致的,最多就是给你一个学习证或者结业证,总比没有好吧,现阶段的体制状态下只能如此。”

解说的池子是很小

电竞教育机构除了培训职业选手,对于解说的培训方面,该业内人士如是讲道:“解说我们开了两期,就不想再开了,因为我发现是个坑,当我没办法让这些学生做解说养家糊口的话,开再多也是一样的。”

解说培训现在面临着严峻的考验,有赛事才有解说,能办大型赛事的公司都是有实力的公司,他会请知名的解说而不是素人解说,但电竞馆或者网吧赛事,对解说的品质要求也不高。

“所以行业的解说在从业上是有问题的,只有上面的和下面的,没有中间的,要么当官方解说,就像腾讯的,我们也培养了两期腾讯的解说,那是腾讯和我们项目合作,我们严格要求学员,腾讯是可以签约的,不愁工作问题;要么就是底层的,这种就是我们开的两期素人班,你自己要慢慢爬上去,你必须要先进一家公司,抓住赛事机会赶紧上,先不在乎钱,先练,培养大赛经验,网吧赛、电竞馆赛、商场赛、城市赛,慢慢上去之后,有了点名气,你才能去更大的平台,”

高校毕业生仅三成入行

尽管2018年下半年,资金还有大市场环境不太好,但电竞公司不减反增,导致电竞从业人才的缺失,伽马数据显示:电竞行业有26万人的人才缺口。整体从业人员的稀缺使得高校电竞专业毕业生炙手可热,那对于现在从业人员及高校学生状况,该业内人士分析到:“现在整体从业人员的素质偏下的现象已经有所改观了,电竞是二十一世纪的新兴行业,以前大家都说电竞是一帮子网瘾少年。但是任何一个行业刚开始都这样。你说从业人员水平不高吗?也不是啊,我们有很多学生都是本科毕业的,我们也没有刻意去卡门槛,也有去VSPN的学生回来说他身边都是硕士生,未来做电竞的可能也得有高学历。”

“上次我去艺术学院的电竞专业,给大家讲好像电竞专业现在好像什么都学,却又都不精,我就给学生说,你们是第二批电竞人,第一批已经在行业里站稳了,你们比第一批优秀的地方在于你们有专业性和学历,是正儿八经的科班出身,电竞专业,又是本科文凭,说不定还能有个电竞硕士生之类的,未来这批行业领先人员就是你们中间诞生的,你们就是先来占坑的人,可能这个坑学的东西没有那么的高大上,体系也没有那么健全,但未来健全体系,分类都是由你们去做的,你们在这个行业发光发热,把市场越做越大,那你们就是行业的佼佼者,我们这批人是先驱者,你们是以后行业的领导者。”

对于毕业生从事电竞行业,该业内人士认为只有三成,并且在行业内已经足够了。

“这个值都不需要算,我做教育那么多年,知道有一个常规的法则,三成。基本上是这样的,一个班,毕业之后可能有七成的人选择从事该专业,三成的人流失掉;一年以后,这七成人再缩一半,剩个三成。因为三成多是人会觉得工资又不高,挺苦挺累的,还要去搬砖,扛不住就走了,剩下的是真热爱,为了理想用爱发电,但当他坚持下来他会发现,他在这个行业人脉高了,经验也有了,慢慢地就上去了,所以最终会留下三成。我觉得已经够了。”

3 电竞教育破局的关键是什么?

2018年已经结束,2019年的电竞教育市场是否会有波澜起伏,该业内人士的答案是否定的。

“我觉得不会有太大的变化,现在各地的车马炮都已经出来了,想做电竞的不会在2019年再出来太多了,肯定会有,但不会太多。想做的肯定先趁2018年先做起来了,再等2019年就有点晚了。举个例子,我在上海做电竞教育,如果再冒出来一个的话,你可能要花成倍的力量把高度压下来,然后你才能做的更好。所以要做最好是大家一起做起来,2018年在做这个事情的一帮人已经把市场份额抢占的差不多了,但是也会有一个情况就是我们不能保证,在2019年年初因为资本原因会关掉多少家公司?2019年上半年会是一个非常难熬的时期,很多公司可能就垮了,垮了之后就会有新的节奏带进来,这是一个已经在明面上的问题,不是潜在的,所以从深层次来说这才是重要的事情。”

并且对于2019年如何把电竞教育的盘子做大,该业内人士有自己的定位及方向,“举个例子,海底捞再有名,但在你城市都没有海底捞,你还会想着去吃吗?你在外面广告听的再响,又能如何?口碑这个东西必须是要在身边引起的,一定是要在各个地方开分校,这就看大家的资本实力了,如果我做十年,二十年,我没有能力把分校扩大,那我的影响力或者成就也就仅限于此了。”

“要么就是我换条策略,我只做精品,不再做C端,靠顶尖的精品力量来赚钱,至少在教育上收支平衡。比如我以后只做大师班,讲师真的就请行业顶尖人员,大咖,我和他们达成一定协议。我可能大旗一挥,会有五十多个学员报名,人家可能来我这主要目的不是听课,可能是过来认识人的,可能是慕名过来希望得到更多的机会;我可能请老总过来讲课,人家是奔着老总来的,发名片,然后当人家的学生以后,看看能不能取得合作。这样的话,我一节精品课开五万都有人来。

将精品课程变成一个渠道,变成一个升华的点,一种新的模式是布局电竞教育的另一条路。

“这个我已经在筹备当中了,但是只能说电竞没有那么高端而已,如何把课做的豪华、做的高端是个问题,而且对于电竞很多人不愿意把钱投进来,但只要我有成功的案例,迟早会有人愿意去干的。就比如现在腾讯的许多解说都是我们培养出来的,这就是成功案例,然后又很多公司找我聊合作解说的问题了,他们有他们的赛事IP,也想要自己的解说,他不想随随便便的去找,或者找腾讯的解说,联盟报备很麻烦,自己培养的话就找我这边,因为我已经培养出行业最高端的那批人了,那来找我就很合适,只要我有成功案例,我就不怕没有后续的事情,我们就是一个高端的输出口,精品课程已经形成了。”

“现在解说已经是我的王牌课程了,我轻易地不对C端开了,我也要挑人,不是谁都可以进来的。刚开始只是稍微把下关,最起码颜值上要有要求,我们第一期三分之二的人都是播音主持系出来的,但是没用,他们是和KPL那批解说同时培养的,KPL十二个人,最后只剩一个,淘汰率就这么高,更何况这批没被KPL看上的人了,基本上全淘汰了,我们就给他们安排其他工作,比如说当艺人、从业人员,偶尔兼职做解说,毕竟解说淘汰率太高了,十存一就不错了,这是一个特别小的金字塔。”

千家机构,几十所院校做电竞教育成果还有待时间来证明,正如该业内人士所讲:“做教育本身没个三五年是出不来水花的,我觉得电竞行业还是太雏形了,还得努力个一两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