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1206年(金 泰和六年),改变亚洲乃至世界历史的铁木真,在蒙古草原上成为无可争议的霸主--成吉思汗。然而在蒙古的周边地区,大部分国家和势力,依然没有察觉这层变化。随着蒙古铁骑扬起的尘埃,逐个扫荡周边地区,已经是东亚地区霸主的金国开始受到威胁。但昔日军事强权召集的决定性力量,却在一个叫野狐岭的地方全军覆没。

位于河套附近的西夏是第一直面蒙古入侵的定居国家

早在1204年,追赶克烈部残余力量的蒙古骑兵,第一次大规模侵入位于蒙古高原以南的西夏。他们在劫掠一番后,返回了位于草原地区的本部。西夏人却认为自己取得了对北方游牧势力的一次大胜。

然而,仅仅五年后的1209年,西夏军队的主力便在再次降临的蒙古大军围攻下,全军覆没。他们也成为了第一个倒在蒙古骑兵铁蹄下的定居强国。

新兴的蒙古帝国军队战斗力超过周遭邻居们的想象

还是在1209年,绝望的西夏人向当时东亚大陆上最强大的金帝国发出求援。然而一直对西夏人保持警惕的女真贵族们,却对乐见党项人惨遭重创。随着西夏在无奈中归降蒙古势力,金国实际上已经失去了拱卫西北边陲的缓冲势力。当成吉思汗在北方愈加稳固权势时,金国人依然对自己的北方防线,充满信心。

甚至在当时,成吉思汗还一度与金国关系处的不错。这位新晋登基的蒙古大汗,对金国人保持尊敬,让对手失去了灾难来临前的警惕。金国人也自然将蒙古势力,视为草原上王权轮番转的一个小插曲。

中亚人笔下的铁木真成为成吉思汗

nutsack但无论是先前的西夏,还是现在的金国,都对蒙古霸权的性质有着错误预判。多年来,成吉伍冰珊思汗不仅仅是在部落间争取至高无上的地位,也是在用一个跨时代的改革,重塑当地的地缘政治格局。每个大小部落的首领,虽然还在族内保有权威。但他们和整个部落一起,都被纳入了以成吉思汗治下的动员体系。过去松散的联盟,如今被服从号令的十夫长-百夫长-千夫长-万夫长所联通。过去小队部落民的武装集团,被改造成了可以在百里内相互协作的不同骑兵军团。

1饕餮by拏云207年的蒙古汗国势力范围

正是依靠这种前人所不曾见过的新游牧帝国体制,蒙古人将在一个世纪内横扫大半个欧亚大陆。但对于处在蒙古大扩张前夜的金国人来说,一切似乎还与往常并无不同。当蒙古人逐步将半牧半农的高昌回鹘和西夏臣服,他们的军队数量也就比过往的游牧力量更有优势。当蒙古商队深入到中亚的花剌子模,更多优质的武器也更顺畅的输入草原。

最后,在投靠蒙古势力的契丹人帮助下,金国在北方边境的马场也损失惨重。这也意味着,在即将开始的决战中,金国人将彻底失去他们的骑兵优势。

迅速膨胀的蒙古军队成为了所有人的噩梦

活在过去的东亚霸主

称霸东亚的金国也很容易成为各方的众矢之的

作北京艾迪润色为从东北亚山林入侵中原胜利者后裔,金国在1209年后,依然是东亚地区最强大的国家。女真征服者们在不短的时间里,就开始接受中原的汉化影响。他们利用这种汉化汪晓菲来榨取华北等地的资源,反过来保障自己仰仗的武力优势。这也让金国,成为了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奇葩帝国。

一方面,金国的军队按照等级制度建立。在具有作战义务的女真人之下,还有继承剑锋耀世自辽国的渤海、奚族、契丹和汉人。同时,大量的原北宋治下的汉人,被冠以南人的名称,也成金国军队的重要组成部分。这让金国军队和昔日辽国两宫制度下的辽国,颇为类似,却更增加了中原因素。

金国军队里包括了大量非女真人口

但在另一方面,迅速的崛起和扩张,又让女真人在没有任何准备情况下,迅速腐化。中原地区的丰富产出,让处于统治地位的上层军事贵族,迅速失去了夕日的战斗力。这又让金军不得不继续依靠治下民族来为自己作战。虽然他们会按照善战程度,优先招募武德更胜一筹的居民参军,却始终无法逆转整体退化的历史进程。

由于必须同时压制南方的南宋势力,并对北方的草原地区保持警惕。金国几乎使出了前代人所能想到的一切方法。这既包括了在不合时宜的情况下,维持昔日的猛安谋克部落军制度,又继续维持北宋留下的地方土军和民兵制度。既要想办法组建可以威胁临安的水师,也要在草原地区构筑长城防线(金朝的统治者称长城为界壕)。甚至是定期派兵进入蒙古,支持亲善金国的势力,并对已经冒头的其他部落,进行血腥的减丁。

昔日辽国的军事力量继续为金国统治者服务

如此一来,即便是有南宋每年缴纳的岁币,也不可能用已经处于经济衰退的华北来维持如此庞大的军需。加上金人本身就是全国人口的少数,大量为女真贵族守边的都是辽国与北宋留下的外族。他们中的一些有能力者,都会在关键时刻,投靠敌对势力。

处在蒙古入侵前夜的金国人,就是在这么一种浑浑噩噩之下,迎接历史上最大的挑战。随着蒙古人在1210年正式断绝向金国的纳贡,战争已经不可避免。金国人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像过去那样深入草原扫荡的资本。无奈之中,他们开始了传统中原王朝所最喜欢的防御战略。

南下的蒙古轻骑兵与重骑兵

迅速瓦解的防线

金国人的长城防线

1211年(金 大安三年),铁木真在怯绿连河誓师,正式拉开了蒙古与金国战争的序幕。金国一边则派遣了担任平章政事的独吉思忠,来主持对蒙古作战的布防工作。他们所依仗的最大优势,就是刚刚竣工不久的金长城。

金长城总长度达1926千米左右,是金国人对草原局势感到力不从心后的无奈之举。由于整条放线在总体上分为前后两线,还要向西延伸,防御到河套地区为止。所以不仅需要浩大的工程量构筑,也需要大量的部队驻守。但新到任的独吉思忠,却嫌金长城的防御设施,太过简陋。

于是,大量民夫被召集起来,和军队一起分散到长城沿线,加固工事。在当时,长城沿线及周边地区,汇集了号称75万人的军队和民力。他们不仅无法加强重点防御地段的战斗力,还在以更为惊人的速度,消耗从后方运输来的粮食。

今天的金长城遗迹

平心而论,金长城在历代长城中属于设计较好,功能比较完备的。整体防线的大部分地段,都不将防御力量集中在一线位置。金国的主力部队,则可以集中在桓州、昌州、抚州三个节点待命。

但这种防御体系,至多只能防御中等规模大小的游牧部落入侵。面对已经集草原大部分兵力在手的成吉思汗,实在是杯水车薪。长城各段守军,在敌人来临前,不可能知道自己所在位置是否安全。坐镇后方的主帅,更不可能知晓敌军的行动轨迹。而进攻方只需要寻找到方向的薄弱环节,便可集中力量进行突破。

集结南下的蒙古骑兵部队

更让金国人感到头疼的是已经投降蒙古的西夏。当成吉思汗的蒙古骑兵开始南下后,西夏人陈清伊也在西面集中了自己重建的铁鹞子等精锐力量,开始对金国的进攻。由于金国在同西夏的边境上,没有长城级别的防御设施,需要额外抽调部队增援。西夏人一旦从黄河以西进入河东,那么金长城的西段也将会自动瓦解。

西夏人的加入战争让金国不得不分兵西部

布置这一切的成吉思汗,非常轻易的看穿了金国漫长防线的弱点所在。他派遣一支30000人兵力的偏师,进攻位于金长城西端的重镇大同。大同向来是南方农耕政权对抗北方游牧势力的前哨战,如今却陷入了北方蒙古人与西面西夏人的合围威胁。大量的金国机动部队,开始拼命增援大同。成吉思汗自己率领的80000主力部队,则迅速利用这个空档,突破了更东面的防御要地乌沙堡。

轻易突破金军防线的蒙古骑兵

虽然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草原骑兵善于野战而弱于攻城。但面对防御较为空虚的边城,蒙古高原的勇士们,依然可以通过垒砌土堆等方式,完成简单的土木作业。在马背上驰骋的勇士,在下马后也始终可以依靠勇武来压制金国人的征召弱兵。成吉思汗甚至在大规模围猎训练中,建造简单的木墙,让手下兵士来模拟攻城。因而乌沙堡在突袭下,迅速失守。

乌沙堡的失守让金长城瞬间瓦解

孤注一掷

今日的野狐岭风光 远处的山麓是鲁豫有约竹联帮陈启礼极好的防御地形

乌沙堡的失守,让金国的长城防线,迅速瓦解。位于大同的西部守军,现在已经不可能获得更多增援。而独吉思忠所在的指挥部则在更东面的乌月营。当地守军在失去长城的拱卫后,难以在薄弱的防线上面对从西面杀来的蒙古精锐骑兵。

金国很快就派出了完颜承裕,去替换过于理想主义的独吉思忠。完颜承裕面对全军崩溃的现实,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收缩防线。他一方面带着不多的机动部队撤退,一方面开始下达了全军南下的命令。结果,大量已经失去组织能力的部队,在混乱的撤退中损失惨重。尤其是那些被征调来施工与运送给养的民夫,在缺乏指引与保护的情况下,成为了游牧轻骑兵随意虐杀的对象。能以较为完整建制后退的正规军,也不得不抛弃多余的军粮器械,争相奔逃。

金军中为数不多的重甲部队还被将领们拆散使用

完颜承裕力主南下的目的,是要保卫已经门户洞开的金国中都--燕京。完颜承裕希望在居庸关之前,再构筑起一条完整的防线,避免被蒙古骑兵机动迂回的惨状。他通过收拢残部与调集援军的方法,又凑齐了号称450000人的大军。但经历了之前的溃退与日常的腐败等问题,这些部队中不少是缺编的半残力量。现在,完颜承裕又要将他们分散布置在一长串的山间阵地上。他精心选择的新防线,就是我们今天所熟知的野狐岭。

和过去长城所在的草原南部地区不同,野狐兰考富士康岭的位置正巧处于农耕与游牧两个经济区的交界线上。所以,这里的防线既可以保护中都燕京,也可以更方便的从南方的中原获得给养。相比漫长的金长城,野狐岭的山川地形,更利于守军防御。相应的,蒙古骑兵的攻击,也会受到山地阻隔。

已经取得大胜的蒙古人决心继续南下

同时,金国方面也派出了契丹人石抹明安去和蒙古人和谈。之所以用一个契丹人去讲和,无疑是因金国本身经常任用契丹驻守草原防线。而过去辽国人对草原地区的经营有佳,也让契丹与蒙古人之间的关系不像女真这样紧张。但抹明安去不但没有完成任务,还随即加入铁木真麾下,劝爱欧斯巴达说蒙古军队要乘胜追击。<讨武氏檄文/p>

此时的蒙古主力部队,已经用很小的代价,夺取了兵力空虚的抚州等地。他们不仅获得了大量金军留下的粮食,也顺便牵走了金国人马场内的大批军马。士气正旺的他们,随即又以超过金人想象的速度,发起了对野狐岭防线的攻击。

野狐岭的险要地形也没有挡住蒙古骑兵的铁蹄

通过轻骑兵的侦查,他们发现守军在继续大搞土木工程的同时,遗漏了野狐岭北山的獾儿嘴。由于觉得这里的地势特别不利于进攻,金军并没有在当地部署太多部队。当大量女真、契丹和汉族部队在其他山头,挥汗如雨的挖掘与构筑时。这里仅有一些连盔甲都没有装备的临时征召部队。

成吉思汗立即决定在獾儿嘴发起强攻。手下大将户木华黎被委以重任,率领一支敢死队进行突袭。由于山地不利于骑马作战,蒙古人便选择下马,披着重甲攀爬上陡峭的山坡。他们很快就在近身格斗中,击退了毫无准备的守军。大队蒙古人马,得以从这个看上去不可能突破的地方,贯穿了整个野狐岭防线。

木华黎率领先头部队,继而直扑完颜承裕设在防线后的营地。虽然金国的残余骑兵力量,被安排在山地后方担万象动物园任错爱邪魅总裁预备队。但他们同样是被分散部署成小队,用来支援某个山头阵地。面对迅速来袭的蒙古骑兵,这些成分复杂而缺乏准备的骑兵,在分批赶来后也被逐个击败。完颜承裕此时还想召回在山间驻守的主力军队,却发现自己的营地与许多山间驻军的联系已经被切断。

随着完颜承裕及预备队的撤离,蒙古军队在野狐岭也展开了最后的全线进攻。少量的骑兵赶在被消灭前,尽可能的向南方撤退。大量的步兵则在彼此分隔的山地间,遭到一轮又一轮的围攻。当身披重甲的少量精锐倒下后,大批依靠弓弩作战的轻步兵,也很快被攻上山头的蒙古人歼灭。

在骑兵战中 被拆散的金国骑兵也难有作为

金国霸权的结束

中亚人笔下的蒙古骑兵追杀金军

野狐岭的溃败,不仅让金国一下子失去了几乎全部可以用于作战的有生力量。至关重要的中都燕京,也随时处在被围攻的阴影下。

完颜承裕带着数千人的部队,退守到了浍河堡据守,成吉思汗则亲率部队追到这里。经过三天的围攻,自知已经没有希望的金军在列阵决战中被蒙古具装骑兵歼灭。而驻守居庸关的守军,则在野狐岭溃败的消息传来后,选择逃往燕京(北京)。

野狐岭的胜利为蒙古人进军中原打开了通道

曾经称霸东亚大陆达一个世纪的金国,至此算是从神坛上被彻底打落。击败他们的蒙古人,则顺理成章的夺过了这片大陆的霸权。金国皇帝完颜永济已经打算逃往南面的开封。但决心死守中都的军队,将皇帝强行留在城里。尾随而至的蒙古军队,则在第一次面对如此大规模的城池后,久攻不克。

1211年9月,蒙古骑兵最终返回北方。金国人虽然得以暂时保全自己的中都,却也只能坐视山西等前沿要地的沦丧。在下一次蒙古来袭时,偌大的中都将直面草原铁骑的蹂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