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特朗普15日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以获边境墙建设资金后,诉讼接踵而至,目前已经有至少两起诉讼案被提起。甚至加州政府也表示会起诉特朗普。

加州州长:不想成为特朗普“陪练”

加州州长纽森表示,虽然加州目前正在与联邦机构合作对抗毒品入侵的威胁,但边境墙并不是好的解决方案,大多数毒品都是通过边境安检入口流入的,边境墙只会浪费资金,这些钱本可以成功对抗毒品走私。纽森称特朗普的边境墙是一个“虚荣的项目”,“愚蠢的纪念碑”,和一个公然报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政治策略。

“我不想成为特朗普总统的‘陪练’伙伴。我们希望成为一个合作伙伴,但是他毁掉了这个可能性。他玩这些游戏并制造危机和状况,让我们别无选择,只能起诉他的政府,”纽森说。“特朗普,我们法庭上见。”

波多黎各总督及华盛顿州检察长也欲起诉

就在特朗普15日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后的几小时,已有两家非盈利组织发布声明宣布起诉特朗普,分别是“华盛顿公民责任和道德”和“捍卫公众利益”组织 ,这两个组织长期致力于监督政府官员和机构的道德违规和腐败行为。

此外,美加勒比海地区自由邦波多黎各总督罗塞尔和华盛顿州检察长鲍勃·弗格森均已对外表示将对特朗普发起诉讼。据了解,这些诉讼最终都将会被送至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作最终裁决。

美国国防部

犹疑挪经费建“南墙”

在“国家紧急状态”下,特朗普计划从国防部、财政部以及军事工程项目中调用约67亿美元用于修建美墨边境墙。美国代理国防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16日表示,他还无法确定五角大楼哪些现有经费可以挪用。透社报道,沙纳汉今后几天将与美军各军种的部长会商,以确定从哪些现有项目为修建隔离墙“凑集”经费。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国防部官员告诉路透社记者,沙纳汉可能会批准从军方建筑工程项目中挪用36亿美元。

沙纳汉说他“没有被迫做任何事情”,期望不会挪用军人家庭住房项目经费。“一步步推进的过程中,我们会作出明智选择。”

分析法律战或旷日持久

特朗普任内难以结束

美国法律政治学者张军律师分析,美国三权分立,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行政长官总统必须向国会立法机构申报预算案,在两党协商合作的基础上通过法案。但偶尔确实会有情势非常紧急的例外情况,如“9·11”恐袭,波多黎各飓风、地震灾害等,行政当局与国会你来我往的程序难免耗时太长。所以允许总统开启国家紧急状态,从已经通过的预算经费中做出调整。但是包括法学家在内的很多人认为,目前南部边境危机不具备法律规定的紧急危机状况的条件。

张军律师指出,有观察家认为,这次特朗普总统所宣布的国家紧急状态开启了危险的先例,会招致很多法律诉讼,包括国会反对党、被征地的边境居民、以及被挪用款项利益受损的机构等等。倘若某一方递交诉讼,张军认为,可能法院会很快宣布一个临时禁令,使国家紧急状态暂时无法推行。如果特朗普不接受法官的决定,会提起上诉,再一路打到最高法院。

张军猜测,最高法院共和党背景的大法官居多,特朗普或许寄希望于此。但是大法官原则上要按法律要求的定义研判国家是否进入紧急状态。而且,一旦开了启动紧急状态的先例,今天是边境建墙、明天就可能是控枪,或其他都可能成为理由。总统想做什么都不需要和国会商量、宣布紧急状态即可达成目的的专制行为,后果严重。大法官不会不考虑这些,究竟大法官将如何评判,虽然未知,但张军指出,整个过程拖至很长,法律战可能旷日持久,在特朗普任内都难以完成。这些事实虽然侧面反映了美国政府运作缺乏效率,但另一方面,也反映美国的制度对行政权力的有效制约和平衡。 宗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