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人心,网卡驱动,比

一,乐视的融创投资:一次不再激进的跨界

2016 年 12 月 10 日,是孙宏斌和贾跃亭初次见面的日子。

俗话说,“老乡艾博伊和宫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但这话用在这两位运城老乡身上却不合适,因为他们相谈甚欢,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却都有一见如故的感觉。

虽然他们身处不同的行业,却并不影响两个人的交流。对于有着传奇人生经历的孙宏斌,贾跃亭仰慕已久,而孙宏斌又对跨界的互联网行业充满兴趣,于是两个人畅谈起来,这一谈就谈了 6 个小时。

关于谈话的内容,后来贾跃亭在融创和乐视的联合发布会上披露了一部分,他说:“在一个月之前,由葛洲坝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何总推荐,我和孙总有了一次非常重要的交谈,那一天和孙总一见如故,我俩畅谈了 6 个小时,从 6 点多见面一直谈到将近凌晨 1 点,谈的非常非常热烈。”

此时的贾跃亭并不如表面看上去那么轻松,他的乐视因为资金链的断裂出了问题,已经宣布停牌,股票价格定格在 35.8 元。

如果拉不到资金,那么乐视所要面临的将会是解体。

在与孙宏斌见面之重庆九源机械有限公司前,贾跃亭已经寻求了多家投资公司,都未能拉到资金,他甚至已经动了卖掉乐视大楼的念头。但也正是因为这念头,他才会和房地产界的老乡孙宏斌坐在了一起。

但贾跃亭并1911新军阀不知道,孙宏斌的兴趣不只是在买楼上面,他对乐视的互联网产业也很感兴趣。他想,或许这是一个跨界的机会!

于是,在和贾跃亭谈了 6 个小时后,当贾跃亭终于忍不住谈到卖楼以获得资金时,他说:“等一等,我们今天不仅仅要谈项目的事情,有可能要谈战略方面的事情,包括对你们整体战投的事情,我也比较感兴趣。”

贾跃亭闻言欣喜不已,他知道,这位老乡是出了名的“并购狂”,近一年来,他发起了包括绿城中国、雨润、佳兆业等多项大型并购。或许,他是乐视的“救火队员”呢?

贾跃亭这样想着,于是非常坦诚地向孙宏斌讲述了乐视目前的状况:“我们已经停牌了一段时间,也正在和其他的战投谈。自从出现这南旭东博客次资金紧张以来,很多公司都希望能够和乐视有深度的战投关系,包括互联网行业、IT 行业、零售行业,甚至房地产行业,我们和很多巨头都有接触和谈判。”

贾跃亭的后半句话不假,这段时间,他的确和很多巨头接触和谈判过,但却鲜少有人愿意为乐视融资,这是因为在常人看来,他的梦想太过夸张,而乐视的局面也正是他那夸张的梦想所造成的。所以人们送了他一个“疯子和骗子”的称号,寻常人谁会把自己的资金投给一个疯狂的人呢?

但孙宏斌却不是寻常人!他是异界之九转龙象功一个冒险家。

何为冒险家?就是敢于勇往直前的冒险者。孙宏斌这些年的经历, 足以诠释他是一个冒险家。在冒险的路msxx9上,他也曾摔过跤,不过今天的他已经学会了沉稳,他在冒险之前,会探索清楚前路上的所有情况,他依然会冒刘国永险,但他绝不会盲目。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孙宏斌带领团队进驻乐视,对乐视进行研究和调亚偷情查,同时,还和之前投资给乐视的联想等集团进行沟通和交流。他绝不会打无准备之仗。

融创董事会里对于投资给乐视的事情,也有各种不同的声音,他们担心贾跃亭拿到资金后,不知又会冒出什么更加离奇的念头来。唐娟言情但孙宏斌严谨的态度让他们都闭了嘴,最后,融创董事会一致同意,向乐视战略投资 150 亿元。

这一天是 2017 年 1 月 13 日,距离孙宏斌和贾跃亭认识仅一个月。

“投资乐视是小钱,就是买一两个地产项目的钱。”孙宏斌在乐视融创战略投资发布会上的发言让参会者都很好奇,他们想要看看两个激进的“狂人”的合作,能为乐视带来什么?

然而,当大家看清楚融创的资金投向乐视的哪些资产后都对孙宏斌有一种刮目相看的感觉。原来,孙宏斌将这 150 亿元资金全部投在包括乐视上市公司及影视、超级电视等在内的与互联网相关的优质板块,丝毫都未涉及导致乐视资金链断裂的乐视超级汽车等业务。而正是这些业务,让贾跃亭背上了“疯妻子的哥哥子”的名号。

有人不禁要问:为什么要这样安排资金?

孙宏斌解释说:“要先让上市部分和非上市部分缺钱的问题解决了,缺多少解决多少,汽车缺的太多,先解决能解决的。我本人不喜欢汽车,也不懂汽车。这次时间紧,还没来得及看汽车。”

显然,孙宏斌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激进的孙宏斌,他乐于冒险,却也擅于趋避风险。

二,接盘乐视:总要有人站出来

当乐视获得融创的融资,便再次有了发展的资本。而孙宏斌也从房地产大佬跨入 IT 行业,因为他拥有了参与乐视董事会决策的权力。此时,人们才明白5399武易过来,融创的这一举动,显然不只是一次投资项目那么简单。

要知道,这几年来,因为各种原因,房地产行业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许多房地产商人都在寻求多元化,甚至有的已经转型,万达抛售房产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作为房地产大佬,孙宏斌又怎么会不明白现状!在他内心深处,也早就有了向外延伸探索的念头,而且以融创现在的规模和资源,也完全有能力支撑公司去做新的规划和布局。

想要真正参与某个行业,就必须在那个行业拥有话语权。作为一名恋人心,网卡驱动,比成功的商人,孙宏斌比谁都懂这个道理。

于是,在投资完成后,他要求乐视重组董事会并进行公司章程修改。在有五个席位的董事会里,有两名融创人为董事,而且乐视的重大事项须有k8482三分之二的董事成员同意才能批准。也就是说,融创在这次投资中,不但购买了乐视的股份,还拥有了决策权。

在融创投资 150 亿元的带动下,乐视也拉动了其他融资。但这些资金并未能解瑞士星那斯手表救乐视,它一直处于运转不灵的状态。很多人都叹息,融创的 150 亿元投资打了水漂。

但孙宏斌却很乐观,他说:“现在我们的投资逻辑很稳定,而且我们也特别有信心。当然任何投资都有风险,将来会打水漂吗?肯定不会,最多亏 30%,涨的话 300%。往下 30% 往上 接档特技人300% 这是写在我们投资报告里的。往下的 30 还没到是吧,往上的 300 还需要五年时间。乐视的东西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我们投这个东西肯定没问题,大家orimuse放心吧。治理结构、资金这些都改善得特别好,资金没问题。其他地方都在改善中呢。该卖的卖掉了,该合作的合作掉了,都会好的。”

该合作的合作,该卖的就卖。这是孙宏斌的商业理念,干净利索,绝不拖泥带水。

把这个理念执行到公司中去,就是对公司的结构进行调整和治理。在马朝阳原型乐视方面,孙宏斌坚持的原则就是:保留上市公司和汽车计划,其他的比如中超之类的项目卖掉。

但即使是这样,依然没有能挽救乐视。

2017 年 7 月 6 日,就在孙宏斌计划收购万达资产包的时候,乐视发布公告:贾跃亭辞去乐视公司董事长的职务。一时间,与乐视有债务关系的公司和个人都慌了手脚,每天都有大批人赶往乐视总部,要求乐视偿还债务。

乐视员工们也都人心惶惶,那个在一年前曾经说要给每个员工股票的人已经下台,失业的阴影笼罩在他们头上。

就在这时,孙宏斌挺身站了出来。他安抚大家,让大家放心:“有我呢,融创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乐视倒闭,我们会让乐视公司安稳地落在地上。”

外界对此又是一片哗然,融创内部可想而知也会有不同的声音。但孙宏斌依然不改初衷,他说:“投乐视这三年内对我们的业绩没有任何影响,亏掉也要等你卖掉以后再亏,你不用担木烫画心。先明后不争我就想说你要相信我们的能力,我们看事儿的能力。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看了大量的东西,不是说我们就看了一个就投了,我们看了大量的东西之后才投了这一个对吧点金瞳。乐视不是平地,它有坑有山,大家放心我们是站在山上。这个投资到目前为止肯定很好,看三年也肯定很好,但是你非要看今天,我们说不清楚,我们投资是看得比较远的。

孙宏斌的坚定,让外界纷纷猜想,他会成为乐视的董事长。然而,孙宏斌却只是摇头,他说:“融创的生意比乐视大多了。”

但他并没有撒手不管,而是全身心投入到乐视的重组中。他率领团队对乐视进行董事会改组,并对乐视的产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加速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的体系切割。他要让乐视翻盘。

7 月 21 日,乐视发布公告,宣布孙宏斌先生成为乐视的董事长。

他向乐视的股东郑重承诺:“乐视从今以后将从激进发展战略转型为稳健发展战略。之前的战略是领先的,只是管理和经营出现了一些问题,今后我们将强化自制和大屏业务。”

有人问孙宏斌为什么在不想做乐视董事长的情况下,却又担任了乐视的董事长?这个成熟的男人淡淡地回答:“总是需要有人站出来的,不是嘛!”

短短的一句话,也反映出孙宏斌现在的状态:沉稳、有远见、有担当。在他身上,已经丝毫看不出“激进”的影子。而这个标签,曾经伴随了他整个青春岁月。

作者简介:吴长楼,江苏建设控股集团股东、董事、高级工程师,2015年12月创立江苏就近装修网科技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多年来,致力于办成一个以建筑行业、建筑行业上下游的企业资源共享、跨界互联、产融结合的建筑行业标杆企业。

本文摘自《融创孙宏斌:成大事者不纠结》,标题为编者所加,汇智博达出品,转载请私信联系我们取得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