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无敌升级王,戴军


24HOURS|YUNNAN

我们听过许多故事,故事里的人走遍了某个国家,最终落脚在那里;我们的心常常飘移,伴着时间流逝、事物受损,可还是会把某地藏在心底,也知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云南,抵达以后终于变得清晰明朗了。在这里,我们率先获得春天的馈赠。春来草自青的时候,人们喜不自胜,自然叠加着人文,游览的每个城市都似是一幅画,在宿迁双星国际酒店我们眼前一笔笔画着自己。

1.

昆明

市中心的翠湖公园,被来过冬的海鸥用翅膀划破了宁静。

它们热衷打闹,羽翼张合,表达的是对这里的热情。站在树上晒太阳时,不像麻雀那样紧紧挨着,而是保持着各自独立友好的距离。而傍晚以后它们又告诉人类自己不过是行踪不定的飞鸟,爱吃面包,不怕生,却也捉苗文怀不住。

鸟类退场后,人们且歌且回家。五六点的阳光又不出意外地把城市变成琥珀和玫瑰金色了。

离翠湖不远,坐落着陆军讲武堂、云南大学和西南联大旧址,走进这些建筑,也似走进了云南的峥嵘岁月。

滇池边的海埂公园,也是海鸥的聚集之所。顺着海埂长堤能通向另一侧的西山公园,而搭缆车上山,可以鸟瞰昆明市貌。

2.追妻顾静冬

大理

用一天的时间绕洱海一周,途径喜洲、海舌公园、双廊和小普陀。

在大理,慷慨的天光像海水一样,是荧荧的西门子KK28F4860W透明的蓝色。单手挡不住日照的曝晒,便任由自己脸红耳热。出发前江南阴冷的冬天,夹杂着薄雾和流感蔓延,都被抛开了,单穿一件毛衣也觉得热。

春风拂过,万物野蛮生长,水里妖娆的树枝是这里很常见的景色。

所有人都向水边无限接近,走向波光粼粼与星星点点。阳光披覆到我们身上,每个生命仿钙圈和枕秃的区别图片佛都成了发光体。

3.

罗平

归功于得天独厚的地理气候,罗平是开往春天的始发站香肠浱对。

若说一丛丛的油菜花只是随意点缀,那喀斯特地貌下几十万亩的油菜花田就是肆意挥毫了秤杆提米,把一座座山丘变成花海里美的电子邮件系统登录的孤岛。

梯田上的油菜花,像是从山顶抛下又铺开的绒毛地毯,让人有打滚的冲动。螺蛳田的油菜花则有着曲线之美,最是令人印象深刻,凌惧阁也最是叫人心满意足。

油菜花盛开的时候,日子是刘晏含美照灿烂的。因山地而形成的九龙瀑布,也是这里的一个秘境。

4.

普者黑

普者黑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山清水秀的世外桃源。

爬上山头看峰林与群山间的日落,默默地目送太阳离去眷牌玉铃颗粒,偶尔闭眼倾听耳边的风,不愿让光阴马虎过去。也在满天繁星的时候出门,看星星好似远方的歌迷。

打着手电探路,慢慢在黎明前踱步到天鹅湖边,等待日升月落。太阳渐渐苏醒,天空开始变色,被管护起来的鸟儿亟待在第一缕阳光中翱翔,野鸭也开始凫水。没有雾把普者黑变成三生三ps,无敌升级王,戴军世的仙境,不过清晨的散步确实神清气爽。

后来,我们泛舟湖上,乘柳叶小舟徜徉于天地中。路过一顶桥时看到马车驶过,突然就忘了今夕何夕。近两个小时里,帮着船夫划桨,有时候想哼唱几句,又怕打扰这片水域。

5.

元阳

元阳梯378万天价茅台田久郭芸萌负盛名,哈尼族人世代在此生活,祖祖辈辈都在梯田劳作、修缮。电影《无问西东》住在蘑菇房里的少数民族,便是他们。

人们都说这里一眼千年,而我们只是匆匆赶来观看哈尼族作品的过客。坝达梯田的日落,多依树的日出,菁口的村庄,都在自然的配合下显得蔚为壮观。

遗憾于自己只抓到日落时最后的几缕光线,便披星戴月去等候整场日出。灌满水的梯田,从银灰色转到亮白,叫人目不转睛。少了点缭绕的雾气,就安慰竹外梅子三两只自己,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吧。

6.

蒙自碧色寨

电影《芳华》让这里小有名气,可殊不知在民国时期这里更加繁华热闹。

作为滇南贸易的中转枢纽,它集旅客、装卸、搬运、鬼三哥的博客贸易为一体,中外客商云集,熙熙攘攘,百货、土产、大锡堆积如山。滇越铁路的运送,让云南kurento成为抗战时期的大后方,为军队输送了如生命般珍贵的物资。

但滇越铁路工程艰巨,在崇山峻岭中穿行,云南的荒凉山峦和深切河谷不知埋葬了多少马帮的血肉之躯。

7.

建水

建水以豆腐和紫陶闻名,而这里的气质也像这两样物件一样,是温润柔和的。

可以在古城里悠哉悠哉地溜达,也可以去临安站坐上比摩托车慢的米轨火车,或在中途下车散步,或到终点站团山村参观。

当风景从车窗前缓缓掠过,仿佛连异界生死簿时间都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8.

最后的新年好

来云南正是过年的时候,在路上看到坐在三轮车上的女人,手里握着长长的甘蔗,像是不怒自威的战士,甚是可爱。老两口一起开着三轮并排坐着,不知道是走哪家亲眷,但也为他们飞驰中的生活感到高兴。

这里的人们买了松枝回家,就像高人手握玉柄尘尾,似乎可以忘却烦忧。春城昆田二妞成长记明的花市里,人们买花为旧屋添上新春之意,看到贩卖中的水仙,想到这是在冬天种下的。路过稻田,农人已经开始耕种,而石榴之乡蒙自,也有不少照料看护石榴树的老乡。

人类是辛劳的,是情愿滞后享受的,是祖祖辈辈再接再厉的。即使是在春暖花开的地方谷德超,依然要花许多心思。

我们站在今时向未来望去,即使未来被迷雾包着,也要提前准备,这样才能走向前去,走到云开雾散之中。

贵阳|穿山而来,坡上的林城

西安漫步|雪下在长安

撰文&拍摄|Vivian

2019年2月

点击阅读原文,关注微博24HOURS_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