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创首发于今frottage日头条

在《流浪地球》票房势如破竹,上映第11天就拿下洗涤屋中国影北海咕哩岛酒店史票房榜第二的惊人成绩,男主刘启的饰演者屈楚萧更以奇特姿势喜提数个微博热搜,并且在各八卦论坛大肆刷屏,一时间口水仗打得火热。

这次轩然大波起源于2月17日凌晨,屈楚萧在微博小号里连发两条长文怒怼机场私生,文中有一句“我不会像你们idol那样忍气吞声”。

随后又被挖出他去年给朋友的微博留言“别骂人 你才爱豆呢”,字里行间流露出他本人对于爱豆的轻视,刹那间戳中了大批追星女孩脆弱的小心脏。

追星女孩们不甘示弱予以反击,纷纷指责屈楚萧在《流浪地球》里演技一般甚至是拖了整体后腿,没有资格对同行的爱豆明星们居高临下地指手画脚,并掘地三尺奋力扒出屈楚萧的黑历史。

与此同时,吃瓜路人也不甘寂寞加入混战,其中不乏许多平时就对爱豆明星们看不顺眼的,力挺屈楚萧“够刚”、“真性情”、“说的是大实话”云云。

在这场口水仗背后,其实揭露的是职业鄙视链的日出朝阳沟问题。各行各业都有鄙视链,聚光灯之下的娱乐圈更不例外。

首先,需要谈一下爱豆与演员的区别。

爱豆一词来源于“idol”的谐音,一开始是从日韩流行组合粉丝的圈子里传播开来的。如果把艺人视为商品,那么爱豆是向粉丝贩卖颜值、舞台魅力、梦想以及精心包装的人设。

爱豆对粉丝的依赖度极高,不论是专辑打榜、舞台应援还是社交媒体的影响力都离不开粉丝的大力支持,更需要时时刻刻维持曝光度。

演员则是向大众贩卖自己的角色,角色重生之末世血凤的设定和魅力比演员本人的真实性格要重要的多,所以演员并不适合在作品之外有过多的曝光度,而是需要维持一定的神秘感。

从这方面来看,屈楚萧不希望本人被私生打扰,被粉拉力绳锻炼方法视频丝追着拍摄私下的照片,是可以理解的。

然后,来谈谈追星女孩们不得不面对的一个残酷的问题,演员是否真的比爱豆高贵?

以造星工业发达的韩国为例,即便是由爱豆组合支撑的韩流进行了成功的文化输出,但韩娱生态里等级体系依旧森严。

通常而言,演员地位高于爱豆。演员体系内电影演员地位高于电视剧演员,爱豆体系内独立歌手地位高于组合爱豆。

之所以形成这种秩序,是因为电影本身具备人文意义和艺术价值,电视剧其次,而吃青春饭的爱豆本身类似于流水线式的商业产品,仅限于向大众提供即时娱乐消费。

不少有人气的爱豆也会去拍电视剧电影,但即使有了大热作品傍身,也很难被韩国大众普遍认可演员身份,难以从爱豆的身份剥离出去,这方面有代表性的女爱豆是裴秀智。

可以说在韩国娱乐圈,艺人的出道身份决定了发展的上限。反观中国娱乐圈,艺人职业的界限就要模糊得多。

从上世纪90年代红红火火的四大天王、小虎队,到2014年后崛起的吴鹿李杨四大流量和TFboys,他们成为流行icon的内在逻辑是一脉相承的。

即从舞台起步积攒人气,将流量数据转化成影视资源,以跨界多栖发展稳固人气的自循环。

对于艺人而言,只要能俘获追星女孩的心,就能宜章新网靠数据吸引资本方的注意,资源就会滚滚而来。陈少雅

不管是演而优则唱,还是唱而优则演,国内大众的包容度都挺高。

更简单的说,人气就是资本,人气可以变现。

其原因可能在于,国内娱乐圈自由发展的年限相对还较短,正处于野蛮生长的早期阶段。

大众对娱乐的精神需求旺盛,国家时不时给政策婚婚纵爱扶持,带来资本的狂热涌入,顺势捧出了大批影视音乐综艺多栖的流量明星。正所谓站在风口上,猪都能被吹起来。

然而,国内娱乐圈的生态却在近年来悄悄发生着变化。

首先,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大众的品味在提高。

一方面,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水平提高自然而然带动文化娱乐消费的标准提高。

另一方面,在观众经历了《盗墓笔记》《西游伏妖篇》《原来你还在这里》《长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烂片的“摧残”后,风行一时的流量、爱豆、小鲜肉逆战镭射剑刃这些激素六项,邀请函,丝袜美腿词汇,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和烂片、演技差、质量差直接挂钩。

所形成的局面就是,爱豆跨界去出演影视作品,死忠粉撑不起收四治四提视率和票房,对于普罗大众又是“赶客”的存在,对于制片方而言是拉低电影评分的重要因素之一。

明星的号召力下降,烂片靠堆砌流量明星忽悠观众进电影院的时代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

口碑成为了作品成绩的第一驱奥拉西斯折跃门动力,只要口碑够硬,观众就能充当“自来水”自发安利和传播。

并且,大众对于无名气或者说低新闻曝光度的专业演员的接受度在不断提高,例小雪提莫如《我不是药神》《无名万圣节泡泡龙之辈》《流浪地球》等热门影片的重要配角就采用了不会拉低影片口碑的非流量艺人。

其次,从生产者的角度来看,影视行业本身经历了周期变化。

2014年开始的蓬勃发展期在2017年走到了头,热钱涌入搅起的一堆堆泡沫破灭,潮水退去后,一大批裸泳的投机者暴露出来,要么倒闭要么逃离。

影视寒冬降临,资本方手里的钱都紧紧捂着,只有优质项目才能拿的到钱开起来。劣质项目从生产环节就自动被市场淘汰,既避免了大量资源浪费,又倒逼着整个行业回归理性良性发展。

因此,当大众对于流量明星的负面印象日渐固化,而影视项目又融资艰难的大背景下,爱豆们想要继续跨界出演高质量的影视作品就比较困难了。

人气变现的价值已经远不如前几年,所以对露贝德于2018年蜂拥而至的偶像练习生、火箭少女团而言,想要模仿前四大流量的成功路k1157线难如登天。

尽管追星女孩们还在愤怒地扒着屈楚萧的黑历史,但完全无法左右一个事实,那就是她们支持的爱豆明星们,不管是在大众眼中,还是在圈里的专业演员眼中,口碑和地位都在滑坡。

而这恰恰是国内娱乐圈向成熟期迈进的路社畜bot上,所要经历的一个必然阶段。

亚当斯密在《湖北碧落星空国富论》中提出了分工理论,劳动分工有利于提高劳动效率和增加国民财富。

社会分工的专业化和精细化同样适用于娱乐圈,爱豆为舞台而烟茹交生,演员在影视作品中发挥价值,本就属于不同的分工。

经历了野蛮生长阶段后,艺人们会趋于各司其职。爱豆依然有市场,目标群体锁定在热爱追星的年轻女孩们中间,但跨界去影视领域发展难度会不断提高。

韩国娱乐圈的现在,很有可能就是中国娱乐圈的未来。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想看高清国外电影,请点击影视大全播放器http://www.mvmtv.com/

觉得文章对你有帮助,就顺手点个关注吧~

微信搜索:qieshuwx

就可以加茄叔为好友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