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外国买家——特别是来自中国的买家多年来一直爱买豪华住宅,却无法购买新加坡的住宅。它们的稀缺性和它们自带的排他性使得住宅(Good Class Bunglaws,简称GCBs)的价格创历史新高。

据《商业时报》本月早些时候报道,香港石油交易商温森集团(Winson Group)主席托尼•通格(Tony Tung)以1.053亿美元收购了植物园附近的一座平房。该公司表示,对于在台湾投保的蔡英文家族的一个新加坡籍GCB.Nearby来说,这是一项纪录,以9,390万美元买下了一座平房。

在植物园附近新盖房,有一个中心庭院池和水花园小房,不久就会以每平方英尺3,500美元的价格到达市场。据Newsman Realty的KH Tan透露,这将超过去年每平方英尺2,700美元的历史记录。

房地产机构CBRE集团公司(CBRE Group Inc.)的资本市场总监萨米利姆(Sammi Lim)说:“由于稀缺和排他性,GCB市场一直被视为住宅市场的首当其冲,也是受关注阶层的一个令人垂涎的资产。”

"事实证明,通过市场周期,GCB是一个有弹性的资产类别"。事实证明,继2018年中期进一步实施房地产限制后,房价再次出现上涨。

在截止12月31日的三个月里,房价下跌了0.1%,打破了连续五个季度的涨幅。

公民资格要求不是唯一对普通银行施加的限制。

这地势必须至少为1,400平方米,这栋房子不能占地35%以上,也不能超过两层楼高。

这种豪华的使用空间是世界上人口最稠密国家之一的另一个身份象征,那里每平方公里就挤满了大约7900人。

瑞士信贷研究所(Credit Suisse Research Institute)的《2018年全球财富报告》(Global Wealth Report)称,新加坡是地球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百万富翁数量排名第九。

CBRE的数据显示,这有助于支撑GCB市场的活动,2018年下半年交易数量同比增长47%。

【免责声明】如发现图片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信息我们将及时处理。本站内除标注原创,文内图片均来源于网络。